图片 > 网友关注 > 正文

精品需要不断打磨 北京人艺《玩家》再登台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2018-09-04 10:29:00

  北京人艺京味儿大戏《玩家》日前又一次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这部首演于2016年的作品,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迅速积累了口碑,成为新京味儿戏里的又一部力作。一边是生动的故事,一边是鲜活的人物,故事通俗易懂但主题深刻震撼——物件儿得求真,人更得求真。

  话剧作品在诞生之初就要能“留得住”,留得住的前提是作品坚实的基础和内涵,导演任鸣说,这部作品兼具了艺术性、人民性、观赏性。“在艺术性上我们追求高水准,在人民性上我们是站在观众角度,排普通观众喜爱的题材,讲他们的故事,同时追求他们心中呼唤的美好。在观赏性上,我们把故事讲得好看,有趣,让大家有审美的享受。一部好戏才能留下来。”

  打造精品,需改之不已

  话剧《玩家》聚焦收藏领域,讲述从20世纪80年代起,收藏在民间不断升温,京城的新老玩家在复杂诡谲的收藏世界中,为了争夺稀世藏品,展开的心术与智谋的对决。作品前后跨越三十年,不仅在舞台上描绘出过去与现在京城生活的图景,更是通过收藏界的沉浮去拷问人性,辨别人心。作为一部精彩的群戏,该剧已演出多次,而在新一轮演出前,剧组上下仍像是进入了一种新的“战斗”状态。虽然距离上一次演出仅仅半年,但是重新打磨的劲头十足,导演任鸣称,这是要向精品进军。

  在反复排演中,组里很多青年演员从细节入手,一边琢磨一边改,以至于有时饰演对手戏的两人争论起来,要找导演“评评理”,到底能改还是不能改。主演冯远征和闫锐分别扮演剧中的师傅靳伯安和徒弟齐放,剧中一段师傅拿出珍藏的元青花,徒弟在一旁惊呆了的戏,俩人就反复试了不知多少次。虽然曾经有过演出的经验,但此番从一个眼神、表情、停顿到整体的行动,在排练过程中都进行了反复试验,最终做到了在舞台上的真实感。

  不断求新的再创作精神,会让作品增添很多新的亮点。“打磨作品有点像玩文玩的人‘盘’手里的物件,需要不断去‘盘’,才能越来越有光。”导演任鸣如是说。

  演戏需要基本功而非流量

  剧中闫锐饰演的齐放、杨佳音饰演的宝二爷、付瑶饰演的马云、班赞饰演的魏有亮等,个个都具有鲜明的人物个性,首轮演出后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让观众在记住角色的同时,更看到了这群年轻人的光彩以及他们对话剧表演的传承。

  谈及青年演员,冯远征说道:“北京人艺曾经在连续两年的时间里,一个毕业生都没招到,即使我们已经放低了录取标准,他们仍然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另外,这几年我们经常会在留言簿上看到观众留言,说我们年轻演员的台词听不清楚,对于一个剧院甚至是演员来说,这些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解决好,怎能演一台完美的戏呢?”他说,近些年很多年轻人成名太快,有的通过一场选秀就迅速成了流量明星,希望现在的年轻演员能够树立一个正确的表演观念——演戏是需要基本功的。

  “一个好演员给观众带来的一段直击心灵的表演,一定是让大家感觉到真实的。初级表演里的‘真实’全是演员自己的,比如我哭不出来,想想自己悲伤的事我就哭了。但是真正到最高层次表演的时候,好的演员已经把真实的感情倾注在这个人物身上。所以这个时候的哭是真情流露。归根结底,这些就在于声台形表等基本功必须要扎实。”冯远征表示,“我们希望《玩家》是一场展示年轻人的戏,希望青年演员通过这个戏成长。我们正面临新老交替,让年轻人迅速顶上来,让他们学会担当是当前我们的任务。”

  精品剧目不是靠钱“砸”出来的

  好的舞台呈现自然离不开“一剧之本”的剧本功底,作为京味儿作家,刘一达十年磨一戏,数易其稿才完成《玩家》这部作品,经过导演和演员们几年的打磨与二度创作,《玩家》迅速积累了口碑,成为近年来原创剧目中的优秀代表作之一。放眼国内话剧市场,一部优秀作品的诞生来之不易,而制约当下戏剧发展的瓶颈,当前话剧最大的短板,就是优秀原创剧本的严重匮乏。这也是国内许多院团缺乏可持续发展动力的原因之一。

  冯远征对此表示认同,他补充道:“近几年,社会上的各类艺术基金确实为许多优秀剧目提供了扶持举措、资金支持。但精品剧目并不是用钱‘砸’出来的,看似精美的剧目,如果没有可持续性的票房盈利,缺乏市场表现力,那这就是一个失败的作品。所以我希望艺术基金能够像活水一样,为院团提供源源不绝的能量。比如,艺术基金可以为院团提供一部分的创作启动资金,剩下的成本则需要院团依靠票房自负盈亏,建立合理的回馈机制。这样不仅能激发创作者的创作热情,也能实现艺术基金的健康循环发展。”(张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