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 网友关注 > 正文

百岁方成驾鹤去 锐笔漫画留人间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2018-08-24 17:01:00

  方成百岁生日照

  两个月前刚刚度过百岁寿辰的知名漫画家方成,于8月22日上午9点45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方成之子孙继红随后证实了这一消息。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化改在听闻方成离世的消息之后表示,“他的去世,仿佛在中国漫画史上翻去了一页,这一页象征着一个时代,一个‘漫画大家林立’的时代。”

  方成自画像

  方成其人

  方成生于1918年,原名孙顺潮,杂文笔名张化。祖籍广东中山,生于北京。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194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6年在上海从事漫画工作,1947年夏被聘任《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8年在香港参加“人间画会”,在《大公报》连载连环漫画《康伯》。1949年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1951年起任《人民日报》美术编辑。1986年被聘任国际漫画杂志《WITTYWORLD》编辑,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生导师、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绘著各种漫画、杂文集30余部,主编有《当代中国漫画选》和《世界幽默笑话精品》等。

  方成是中国漫画界成就卓越的大师,与华君武、丁聪一起并称为中国漫画界的“三老”。他20世纪30年代涉足漫画,40年代崛起,50年代起就誉满艺坛,笔墨绵延半个多世纪。他的作品以构思奇崛,意念鲜明见长。透过熟练的线条,独特的造型,把各类典型形象汇诸笔端,仿佛一面时代的镜子,又如一把社会解剖刀,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

  他的近况:病危通知下了几次

  “早上听说老爷子情况不太好,我就赶紧开车赶到医院,可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看着老爷子一点点走远……”对于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秘书长王立军来说,昨天注定是他难以忘却的一天,这一天,他的老师方成先生离世。在协助其家人料理后事之余,王立军整理了很多他给方老拍摄的照片、方老的漫画等资料,而提到老人的过往,他更是数次哽咽。“住院一个多月了,病危通知书下了好几次,但是医生们都说,老人年轻的时候身体素质很好,要是一般人肯定坚持不到现在了。”

  在王立军的心中,方老生活中老是乐呵呵的,“去年还跟我们开玩笑说,我以前属马,现在属龙了,我们说为什么啊,他说‘听不见了,还不属龙(聋)吗?’”

  他介绍说,方老直到90多岁还能自己骑着自行车出去溜达,后来家里人怕他出危险,不让他骑了。但是,还在坚持每天画画写字,四年前还跟大家坐在一起开漫画艺委会的年会,“今年春节的时候身体开始有点弱坐轮椅了,所以没办法站着在宣纸上写毛笔字了,但他还是坚持用签字笔画小画。”

  他的为人:和蔼可亲有求必应

  “我们都住在人民日报社的院儿里,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着儿子推着他出来晒太阳。但是最近几年,方老不怎么认人了,这一年多也常住院。”提到方老的为人,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主任徐鹏飞说,“他和华君武‘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格完全不同,他一辈子从没说过别人的不是,永远都是谦虚随和,对人也是有求必应。很多人慕名而来,不管是题字还是合影,他在90多岁的高龄还会尽量满足。”

  而在郑化改的心目中,方老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与他在一起,一点也不感到拘束,因为他总是和蔼可亲地给你讲故事,从来没有大话空话和客套话。我记得他讲他到相声大师侯宝林家做客,他对侯宝林说‘您这间屋里有只蚊子’,侯宝林则说,‘这是我们自己家养的’,他讲这些故事的时候,自己从来不笑,都是别人笑。”

  方成从17岁开始画漫画,迄今从艺83年。他的漫画作品和漫画理论书籍已出版50余种。在得知方老离世的消息后,郑化改不禁感叹道,“人的一生才有多少年?如此从艺资历和成果怎能不令同行们羡慕!”

  很多人都对方老一幅画着自己骑自行车的漫画印象深刻,画中有这样一首打油诗“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在其子孙继红的微信朋友圈中,有多幅方老生前的书法和漫画作品。2016年12月31日,方老还幽默地写下“没空生病”四个大字。

  郑化改称,这种“忙”,使他不停地写写画画,不间断地出版漫画类书籍;这种“忙”,使得他充分享受着生命的快乐,在娱乐自己的同时,又为社会奉献着美好的精神食粮,从而成为人民大众衷心爱戴的漫画大家。

  方成漫画作品

  他的漫画:讽刺与幽默到极致

  “漫画的特点就是讽刺与幽默,但是在那个年代,很多漫画家都是讽刺有余,幽默不足,而方老则是将讽刺与幽默发挥到了极致。”徐鹏飞这样评价方老的漫画创作。徐鹏飞还介绍说,方老的艺术生命很长,是一位高产的漫画家,本职工作之余,还给其他报纸杂志画了很多插图,“最难得的是,他的插图不仅仅是文章的配图,里面融入了很多独立的思考,我们常常说,他的插图如果从文章里单拿出来,也可以自成一幅独立的漫画。”徐鹏飞认为,这和方老一直以来强调漫画的独立性有关,“很多漫画家都是看内容配图,但是他直到90多岁还在坚持读书看报和学习,很多漫画家的知识都很贫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也缺少自己的观点,但是方老在这方面非常值得后辈学习。可以说,方老一辈子都是忠于艺术的。”

  郑化改认为,方老在漫画构思上的要点就是“奇巧”,也就是漫画的点子要达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的这一‘奇巧’观点影响了许多人。方成先生无论是在漫画理论方面,还是在水墨漫画实践方面,都给中国漫画界留下了珍贵的精神遗产。他的去世,是中国漫画界一大损失,仿佛在中国漫画史上翻去了一页,这一页象征着一个时代,一个‘漫画大家林立’的时代。”

  他的成就:水墨漫画领军人物

  谈到方老对中国漫画界的贡献,郑化改称,从方老50岁以后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其画法与他在青年时期所使用钢笔线描的风格大不一样。他用的是中国写意人物画的画法,饱含浓淡之墨的笔锋,纵情挥洒,使其画面具有明暗起伏的变化。“这种漫画看起来像国画,可它所具有的幽默情趣和夸张变形的人物造型,极具漫画特征,当属‘水墨漫画’,这在当时的中国漫画界还属‘凤毛麟角’。这之后,他和另外几位漫画家,如华君武、詹同、王复羊、何韦等人开始了‘水墨漫画’的研究。”在郑化改看来,方老是中国水墨漫画探索的“领军人物”之一,“中国漫画界很多后来者都以他的漫画作为蓝本进行临摹和效仿,然而,方成的水墨漫画最具代表性。”

  那么,漫画界的后辈应该如何纪念他呢?郑化改说,纪念方老最好的方式就是学习他的敬业精神,研究他的漫画艺术,尤其是他那极具中国气派的水墨漫画。“我们要做一个像他那样德艺双馨的漫画家。”

  北京晨报记者 张硕/文

  孙继红 王立军/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