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江苏高考

6月7日起,2016年高考拉开大幕。[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母亲为儿上学办假证被抓 自称走投无路实属无奈
2013-08-18 10:19:48
来源:京华时报
【字号:  】【打印【纠错】

  -《母亲为让子读公办校办假章被抓》追踪

  想将儿子送进北京的公立小学,但“五证”中的暂住证达不到时限,山东老家出具的无监护证明信笺纸手写被指不合格,借读证明办不下来,山东籍母亲韩美丽想到了办假证、买假章,结果交易时当场被抓(详见本报前天报道)。前晚11点,韩美丽被取保候审,离开昌平区看守所回了家。

  对于韩美丽来说,这一切就像一场梦。谈及7天的拘留经历,她说“自己很后悔,但也十分委屈”。昨天凌晨,韩美丽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详细还原了事件始末和帮孩子求学的心路历程。

  说动机

  走投无路实属无奈

  京华时报:怎么想到刻章、买假证解决问题?

  韩美丽:孩子上不了学,每天都发愁,吃饭想,睡觉想,走着路也想。8月8日,在上班途中我看到路边小广告,说可以刻章办证,我就照着打了个电话试试,对方听完后,说这件事刻个章就能解决,还可以办一个符合条件的暂住证,说第二天就可以去取,我就想终于有了一丝希望。

  约好第二天在北店时代广场给我,我骑着电动车就去了,见到了一个小伙子,我正在脱手套,突然就有警察上来把我按住了。警察从小伙子手里抢走证件问我“这个暂住证是不是你的?这个假证是不是你的?”我当时吓傻了,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带到了派出所。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其他办法?

  韩美丽:我想破了头也没想出,怎么给孩子找个学校。没办法了,我们5月10日左右就开始去办事处办(借读)证,说要我的工作证明、劳务证明、暂住证、无人监护证明、户口簿什么的,我们就都去准备,家里人、朋友都帮忙,好不容易所有证都凑齐了,回龙观街道办事处的人又说暂住证时间不够,还有无人监护证明是手写的,不合格。最后才想到了刻章办证,实在走投无路了。

  京华时报:为什么不回老家再开一个无人监护证明?

  韩美丽:来回一趟起码得五六百块,没那么多钱,公司的假不好请,请了怕一回来工作就没了。再说也来不及啊,马上就开学了。我上班,孩子爸爸得看孩子,谁离开都不行,孩子没人带。

  京华时报:那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

  韩美丽:2006年,孩子没出生几个月我就带着他来到了北京,从小到大都是我带的,没离开过我,我舍不得啊。而且家里边婆婆有乳腺癌,已经做过两次手术,放疗、化疗,身子一直很弱,公公身体不好,孩子小,难带,他们带不了。

  京华时报:因为这个事你被拘留了,有埋怨丈夫吗?

  韩美丽:现在埋怨有什么用,出来了就好。两口子过日子,计较不了这么多。

  谈违法

  真没想过这会犯法

  京华时报:知不知道这么做是违法的?

  韩美丽:我真不知道这犯法。我从小到大没有拿过别人一分钱,都是踏踏实实赚钱,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老老实实、本分赚来的。我从来没想过去骗谁,去害谁。我心里有那个尺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

  京华时报: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件事情问题大了?

  韩美丽:被警察抓到那会儿,我一下蒙了,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到了派出所才反应过来。到了第二天晚上,被转到昌平看守所,看到看守所几个字,我两眼发晕,我想这次完了,可能得坐牢。

  京华时报:想过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韩美丽:我想过可能会被关一年。我就想,那我的孩子怎么办啊,孩子吃饭,两个孩子的衣服一直都是我洗,那这一年,我的孩子谁来管?

  京华时报:被拘留期间都在做什么,想了些什么?

  韩美丽:我很后悔,但也觉得委屈,我不知道这是犯法,我就想让孩子有个公立学校可以上,好点差点没关系,可是真的太难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办。进了派出所后我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我没想要违法,没想犯错。在看守所里,我每天都在想,怎么会进监狱坐牢了?以后别人会怎么看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京华时报:你觉得你的委屈是谁造成的?

  韩美丽:我自己,我自己犯错误。可是孩子上学办那么多证,那么多要求,我不知道找谁说。

  聊儿女

  不想耽搁孩子前途

  京华时报:什么是你现在最大的担忧?未来有何打算?

  韩美丽:我现在最大的担忧是没有学校会收留我的孩子。对于未来我不知道,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我还是希望能有学校可以收留我们家孩子。不想因为我们把他给耽搁了。

  京华时报:平时工作、生活是什么样的?

  韩美丽:每天早上8点上班,有时候早上6点就起来开会,然后下午5点下班,回家给孩子做饭。孩子的生活什么的都是我在照顾,他(李刚)就是懒,家里面的事情几乎都不管,有时候,什么事都

  是我来做。

  京华时报:这次是离开孩子最久的一次?

  韩美丽: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孩子这么久,以前每天晚上都是我带着他睡觉,搂着他哄他睡着的。所以当时我在看守所不知道孩子现状,会不会睡不好,会不会太热了,他(李刚)会不会给他扇扇子,越想越烦躁。

  京华时报:因为孩子办借读证上学的事,夫妻双方是否有过矛盾?

  韩美丽:嗯,证件没通过,回来就吵了一架,好几天谁也没理谁。我就想啊,他不弄我来弄,我是妈妈,总不能让孩子没有学校可以念书。

  □讲未来

  没害人希望能轻判

  京华时报:其他担忧呢?工作这边怎么说,单位知道这个事吗?

  韩美丽:单位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事,但是现在媒体报道了,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单位也会知道。可能觉得我犯过错,坐过牢,不要我了。

  京华时报:你很珍惜这份工作?

  韩美丽:嗯,每个月两千多块钱,但总算是有一份工作,踏踏实实赚自己的钱,还给交社保,这样的工作对于我们的文化程度来说,很难找。

  京华时报:这次事件

  以后,你觉得什么发生了改变?

  韩美丽:以后做事之前会好好考虑后果再做,长教训。

  京华时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韩美丽:想休息两天,平复一下,我现在真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几天没有我也不知道孩子过得怎么样。然后就是等着最后的结果吧。我希望有好的结果。

  京华时报:你指的好的结果是什么?

  韩美丽:看在我不是故意要犯法,也没有害人的份上,能够轻判。

  □律师说法

  或撤销刑案或被判缓刑

  韩美丽的代理律师北京凯泰律师事务所段吉胜表示,此案可能会有两个走向,一个是公安机关将刑事案件撤销,转为治安案件来处理,拘留一段时间,罚一定数额款项,“可能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又或者算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这个具体还不好说。”

  段吉胜称,再一个可能,对本案的定性不变,还是刑事案件,只是被取保,案子仍然要送到检察院审理,那么就有可能会被判缓刑,“具体会怎样处理,我仍然不能得出一个明确结论”。

  段吉胜称,目前,取保期间公安机关要求韩美丽不得离开北京,保持通讯畅通,随传随到,他已将这些内容告知韩美丽本人。“因为目前是周末,案件要等到周一才会有一个结果。”段吉胜说。

  夜深人静放声大哭

  京华时报讯(记者王梅)“妈妈被放出来了!”前晚10点26分,丈夫接到电话称妻子被取保候审。两个孩子和他伴着夜路赶至昌平看守所,将妻子接回家中。时隔7天,一家人再次团聚。据妻子韩美丽的丈夫李刚(化名)介绍,接到电话前,他刚刚熬好一锅白粥,蒸了几个馒头,正和孩子吃晚饭,“突然电话就响了,我起初还有些怕,怕又是噩耗,对方却说她可以出来了,我当时听了特别激动”,放下电话,李刚急忙将这一消息告诉孩子,两个孩子听后愣了一两秒,随即“耶耶”地大叫起来,吵闹着要和他一同去接妈妈,“小儿子一路上都在说,‘要见妈妈了,要见妈妈了’,两个孩子都很想她啊”。

  “儿子跑过来就搂着我的脖子,女儿拉着我直哭”,韩美丽与儿女相见后,顿时热泪盈眶。回家路上,几人有说有笑,她不想将压力给丈夫和孩子。到家后,她先将小儿子哄睡着,随后给女儿涂药,“这牛皮癣很顽固,难治,不抹药就会脱皮。”

  凌晨1点多,韩美丽照顾完孩子后,与丈夫静静地坐在餐桌上,她开始低头喝白粥,喝着喝着,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我怕丢了工作,虽然才两千,但这笔钱对这个家庭太重要了”。

  “行了吧,我们违法了,先不要发愁工作了,人出来就行。”丈夫在一旁安慰道。

  凌晨2点多,灯熄了,一家四口进入了梦乡。

  >>意外

  孩子或得上学机会

  昨天下午,读者曹先生致电京华时报,称看过报道后感慨母亲的伟大,“我自己孩子当初上学也头疼了一番,作为父母,我很能理解韩美丽。我们家孩子现在上的学校很不错,校长也跟我说看了报道后愿意给孩子提供一个上学机会。”

  记者急忙将此消息告知韩美丽,她听后激动万分,感谢媒体及社会好心人的帮助。但由于曹先生提出的小学位于丰台区,而韩美丽夫妻租住的地方及单位都在回龙观,“昌平和丰台,一北一南,隔得太远,接送困难。”但韩美丽夫妻称,愿意考虑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作者:  编辑:王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