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 佳作大赏 > 正文

“大龄排长”们的近忧和远虑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易健 王钰凯 鲁文博  2019-07-16 09:01:00

  对第76集团军某旅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群体的调查——

第76集团军某旅副连长赵新航进行射击训练。李灰懿摄

  军校毕业后回到部队这一年,包永强过得十分充实:先是经历了2个月的新干部培训,又熬过了艰难的“魔鬼周”,接着下连当兵一个月,然后参加集训并荣获“陆军十佳特战小队长”的称号……

  长达3个月的集训结束后,小队长包永强申请休假,准备回家拍婚纱照、装修新房。这一天,包永强和他的家人都已经等了太久。

  当初,包永强参军入伍,一路披荆斩棘,从无数士兵中“拼杀”出来,获得优秀士兵保送入学名额,最终成长为一名军官。

  然而军官生涯刚起步,包永强就遭遇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今年28岁的他,比身边同批军校毕业的副连职新排长们大了五六岁,可肩上的“星星”比他们还少1颗!

  尽管如此,作为一名“保送生”,包永强觉得自己的初心从没有变过。“干好本职工作,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他说。

  回到部队,“烦心事”还不少

  和包永强有同样经历和感受的还有第76集团军某旅副连长王瑞昌。

  去年,30岁的他夺得集团军首届岗位练兵比武竞赛中的2项第一。尽管如此,他依旧和大部分“保送生”干部一样,常常为自己“年龄偏大”而焦虑。

  王瑞昌想把军旅路一直走下去,但有时他也会考虑走留的问题——连职的最大任职年龄是35岁。这就意味着,要想继续在部队发展,他必须在剩下的5年里完成从副连到副营的跨越。

  现实并不乐观。王瑞昌清楚,年龄不占优势的自己,很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时候脱下这身军装。

  “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军官普遍有着相似的经历。”该旅一名领导分析,18岁参军,服役8年内“提干”,上军校2年,这些毕业时快要“奔三”的少尉们和二十出头就毕业的中尉们比起来,的确算是“大龄排长”。

  年龄老大不小,一些家庭问题也随之而来。

  从高中直接考入军校毕业的军官们,大都二十出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保送生”干部们,许多已经“上有老下有小”,普遍面临成家和养家的问题。

  王瑞昌一家“三地分居”——妻子一人带着孩子还要工作,平时很少能见到面,除了把工资卡交给妻子,他能做的实在太少;双方父母也不在身边,由于离得太远,基本照顾不到。对家人的亏欠常常困扰着王瑞昌。

  如果说年龄和家庭是他们的“近忧”,那么学历偏低、未来发展受限便是他们共同的“远虑”。

  “保送生”干部从士兵中诞生,他们普遍军事素质过硬,但文化水平偏弱,在部队的成长空间受限。很多人毕业回单位“一眼望到头”,干到营、连一级就“到顶” 了。

  有时,他们会被别人戏称为“功夫侠”,言下之意是除了“功夫”好,别的都不行。

  “当士兵时,只要把训练搞好,就能一招鲜吃遍天。而军官,除了搞训练,还要具备军事理论知识、指挥技能等多方面能力。”九连副连长李伟对此深有感触。刚保送到军校时,他发现自己除了军事训练课,其他课程都是“两眼一抹黑”。

  自从毕业回来,李伟的生活仿佛按下了切换键。那个曾经天天泡在训练场的他,如今养成了随身携带笔记本的习惯。除了记录上级安排的工作,李伟还会随时记下心得感悟。他有意识地把自己的精力从军事训练向学习文化知识上倾斜——每天读5页书,每天做作战计算题,每周写一篇读后感,每月进行一次小总结。

  尽管一直努力快步小跑,但焦虑还是如影随形。同年下连的新排长学历比自己高,又比自己年轻。李伟感觉自己被贴上了“能力欠缺”的标签。

  甚至自己曾经的最大优势也成了李伟需要操心的事。

  李伟参加过“利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夺得了城市反恐课目总评第二的成绩。军事训练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资本。

  然而,从受训者变成组训者,李伟发现自己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带兵上。他开始研究组训模式和教学方式,关注每名官兵的训练问题。这样一来,他留给自己的训练时间越来越少……

  “提干”了,更应该努力,不能忘了从军的初心

  这次回家,赵新航没打招呼,想给家人一个惊喜。

  刚推开家门,儿子就扑了过来。

  距上次回家已经快一年了,爸爸终于从妈妈的手机屏幕里蹦了出来。

  “爸爸回来了!”赵新航乐呵呵地回应,将路上买的一辆“猛士”玩具车递给儿子并抱起他。其实,这是他给儿子买的第2辆玩具车,前面那辆因为回家心切落在了出租车上。

  虽然很少回家,但赵新航知道儿子对部队有种莫名的喜爱——儿子喜欢装甲车和枪,喜欢在电视上看兵叔叔,喜欢问爸爸训练都练什么,喜欢跟着爸爸一起做仰卧起坐。

  玩了会儿“猛士”车,儿子还不满足,又从赵新航的行李里翻出一顶迷彩帽戴在头上,还拽出一块金闪闪的奖牌。儿子把奖牌挂在胸前,炫耀地说:“看,这都是我的!”

  赵新航赶忙掏出手机,给戴着奖牌的儿子照了张相。对军人来说,“父亲”这个身份很难有机会做得更好。妻子和儿子却很少抱怨,对他而言,这或许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在赵新航心里,家人的认可,和荣誉一样重。

  和儿子单纯的喜悦和自豪不同,妻子则把更多的担忧和心疼藏了起来。她知道,每块奖牌都来之不易,背后都浸透着眼前这个男人拼搏的血汗。

  妻子专门在家里为赵新航做了个荣誉柜。柜子里是他的二等功奖章、三等功奖章、“天狼猛士”奖牌……“摸着这些奖牌,似乎能感受到他就在身边。”

  今天儿子戴的这块金牌,不同于以往。这样的奖牌,赵新航有2块。

  在2018年,中国军队与外军开展了近40场联演、联训、联赛。与其他大赛相比,赵新航参加的这场“体能与战斗技能”国际军事比赛规模不算大,有12个国家的33支参赛队伍参加,只有斩获团体第一或综合战斗技能项目第一才能获得金牌。

  上一次,妻子去部队看望赵新航,正巧赶上他参加这次比武集训。周末,赵新航依然在进行各种负重训练。最初,赵新航只能做300个俯卧撑。后来参加国际军事比赛时,他的成绩已经突破1500个。

  为了提高战斗技能项目成绩,赵新航每天都要钻铁丝网。白天训练完,他的后背都会被凸出的铁丝划破。晚上,妻子就拈着棉签,小心地为他清理伤口。

  妻子当时有点不理解:已经“提干”了,还这么拼图个啥?

  其实,在比赛开始前3个月,赵新航也犹豫过要不要报名参加。可一想起曾经挥洒汗水的“战场”,赵新航又坚定了决心,“‘提干’了,更应该努力,不能忘了自己从军的初心。”

  对赵新航来说,部队是他的根,他从没想过要离开。

  “‘保送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土生土长’,他们对部队感情深、扎实肯干、工作积极性高。”一名旅领导说。

  内心深处的浓厚军旅情结是“保送生”干部不断前行的动力。他们在军营中努力生长,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在这支部队的营区内,一共有26个灯箱。每年,宣传科会把优秀团队和个人的海报换上去,可有一个人的照片始终都在。

  他就是无人机营副营长刘近。

  “想换,可换不掉。”宣传科干事王本涛笑着说。前些年,灯箱里贴的是刘近胸前挂着各类奖牌的照片。到后来,各类比武竞赛开始向团队协同作战转变,灯箱里依旧有他的照片,只不过他成了团队中的一员。

  从2008年保送入学至今,刘近的热情从未减弱。

  “从队员到教练员,旅里大部分集训都有刘近的身影。”作训科科长宋佳说。

  在军事训练的组织上,“保送生”干部绝对是主力军——

  赵世朋担任旅里的军事地形学教练;李伟担任射击课目的教练;胡爱林是攀登课目的教练;刘近是参加巴基斯坦“团队精神”国际竞赛的队长……

  正如歌词中唱的那样:“带着赤子的骄傲,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成长,每一次拔节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天花板上一圈圈的小灯,围绕着中间的红色五角星闪烁。

  仿佛梦幻的开始,三营营长魏巍不曾想过,2017年自己会以党的十九大代表的身份坐在人民大会堂。

  会议结束,魏巍回到驻训地,全旅官兵列队迎接。一身常服的他在一群穿着作训服的官兵中异常显眼。没有任何停留,他径直走上讲台,为官兵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以前都是讲比赛经验,作事迹报告,这次却不同。”魏巍激动地说。

  “提干”,为魏巍打开了一个与原来完全不同的世界。

  翻看魏巍的履历,就如同看到“保送生”的标准成长轨迹——2000年入伍,2006年保送入学,2012年任连长,2017年任作训科科长,2018年任营长。

  从士兵一路走来,所有任职经历中,作训科科长一职最让魏巍感到意外:“我的成长与部队的培养密不可分。”

  “‘保送生’要走出困境,不仅自己要加强学习,单位也要注重培养,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发展空间。”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吴永杰说,一些“保送生”常年在基层带兵,缺乏机关工作经验,任职经历单一,不利于长期发展。

  针对这一情况,旅里通过机关基层岗位轮换的方式来提升他们的能力。理由很简单,单位形成良好的培养机制,“保送生”们才能在这方沃土上茁壮成长。

  使用就是最好的培养。去年6月,旅机关向各连下发了一封特殊的“连主官岗位PK竞赛书”。随即,各单位党委推荐了27名符合条件的副连职军官,2名连主官将从他们中竞争产生。

  军事考核、竞选演讲、预任面试、功绩评分,岗位PK赛一轮轮设关选将。“一开始,我以为这个竞赛只是走个形式。没想到,我能借这个平台脱颖而出。”“保送生”王玉惊喜地发现,在最后一轮的功绩评分公布后,他排名第二。最终,王玉被任命为三连连长。

  “旅里制定超前培养的模式,给特别优秀的‘保送生’干部提供更大的舞台。”该旅人力资源科科长李胜现说,现在的干部选用早已从“论资排辈”转向“凭素质立身、靠能力进步”“能者上、庸者下、平者让”的选拔任用导向。

  对此,“保送生”干部赵世朋深有体会。去年干部调整前,赵世朋任小队长刚2年。按照任职年限来算,旅里比他任职时间长的大有人在,赵世朋对这次干部调整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在干部调整前,身边不少战友也给他分析过“形势”,劝他安安心心工作,时间到了,机会自然就大。但按照旅里出台的功绩评定细则评定下来,营党委将赵世朋作为副连长岗位候选人推荐给了旅党委。

  “成长,每一次的拔节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翻看赵世朋的履历,他不仅多次参加国际联演联训,还在重大赛事中夺冠并多次担任教练员。最终,在研究副连长岗位人选时,旅党委认为,赵世朋虽然任职时间不算长,在排长岗位上发挥作用却领先其他候选人。

  赵世朋顺利晋升为六连副连长,成为同批毕业干部中的佼佼者。

  今年6月,旅里干部调整刚刚结束,又一批“保送生”接任了新的岗位。赵新航由少尉小队长晋升为中尉副连长。任职年限刚满2年的他也走在了同批毕业生的前列。

  对“大龄排长”们来说,前方是一条充满机遇与挑战的路。这条路注定不平坦,也必将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