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 佳作大赏 > 正文

解放军这支部队从六合渡江 率先登上南岸栖霞大地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9-03-27 09:03:00

  第34军于1949年4月13日下达的全军准备参加渡江战役的《预备作战命令》,其中有攻占六合划子口的军令。 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提供

  1949年4月23日中午11时,就是在栖霞区泰山闸江边,学校师生欢迎渡江登陆的解放军34军官兵。这里,今天仍为水利设施。胡卓然提供

  今年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和南京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即将共同举办“胜利记忆——解放南京部分参战老战士口述史实展”。展览筹备过程中通过直接采访参加过渡江解放和警备南京的人民解放军第34军、35军的多位老战士,以及收集涉及南京解放的稀见珍贵历史文献,首次还原了诸多至今鲜为人知乃至不为人知的动人史实。晨报近期陆续推出系列报道,通过老战士记忆和珍贵革命史文献的互证,回首南京这座英雄之城、胜利之城的骄傲和荣光。

  解放军首先解放六合区

  在本次展览中,记者发现了一份“预战命令”的历史文献图片,上面显示了1949年4月13日解放军34军准备参加渡江战役的预备作战命令,该图片是雨花台烈士纪念馆远赴北京解放军档案馆查询到的珍贵历史文献之一。这份“预战命令”是从右向左的竖排版,左下方署着军长何基沣、政委赵启民等的落款,下令全军部队部署于东起仪征境内的土桥、西至六合境内的大河口之间的长江北岸,视机进行渡江。“预战命令”里下令该军第100师另承担了攻占六合划子口的任务。

  为此次展览进行史料考证的雨花英烈研究会理事胡卓然告诉记者,这份珍贵文献的发现印证了地方志里的一份重要记载。1991年出版的《六合县志》记载: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四军一OO师三OO团击溃驻守划子口的国民党部队,至此,六合全境解放。

  而此次接受口述史采访的34军老战士张志远,则是上述地方志记录里实现六合全境解放的划子口战斗的亲历人。张志远老人说,渡江战役时,他是第34军100师300团3营战士。面对雨花台烈士陵园陈列展览部工作人员张婉颖对为何发起此次战斗的询问,老人告诉她,必须攻占作为滁河入江口的划子口,渡江部队船只才可以从滁河河道进入长江。

  “到了六合划子口,我们连长刘刚动员说我们的目标是要‘打到南京去、解放全中国’,那么要打到南京去,过江没有船不行。当时江面上的船国民党通通都处理掉了。但是滁河里头我们准备了一些船筏。当时进入长江唯有通过划子口。国民党当时有一支部队驻在那个地方,就控制这个地方……”张志远老人说。

  张志远老人回忆,4月20日夜间发起的划子口战斗打得很艰苦,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我们的排长侯述古,拿着机枪战斗时,胸口中弹,牺牲了。”他回忆道,为了解放六合最后一片土地而牺牲的烈士们被安葬于划子口附近的红山窑。

  据胡卓然介绍,紧接着六合之后全境解放的是浦口。一天之后的1949年4月22日,解放军35军发起的三浦战役(江浦、浦镇和浦口)也胜利结束。《中共南京市浦口区地方史》一书里记述:“22日拂晓,浦镇、浦口全境解放。”至此,南京江北岸已经全部解放,解放军兵锋直指长江南岸的南京城区。

  南京南岸栖霞区率先解放

  在南京地方志的记录里,栖霞区在1949年4月23日中午已经全境解放。2002年出版的《栖霞区志》里明确记录,1949年4月23日“至中午,全区解放”。《栖霞区志》一书里还有1949年4月23日当天“人民解放军胜利渡江,在长江、营防、龙潭等地登岸”“解放军某部由大棚、大年等村渡江”“大年、马渡等村有群众在江边烧火为标,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欢迎解放军”的生动记录。地方志里记录的地名对应今天南京市栖霞区龙潭街道,以及营防社区、长江村、大棚村、大年村、马渡村等。而《中共南京市栖霞区地方简史》一书里也记载:1949年4月23日“中午11时许,长江乡大棚小学教师、地下党员胡汉超率百余师生在泰山闸欢迎渡江的解放军”。

  但是,各类党史军史书籍和亲历者回忆里都记述,浦口方向的解放军35军实际上是4月23日夜间通过收集船只,于深夜大批登陆下关的土地。那么,4月23日上午已经登陆南京栖霞龙潭江岸,至中午解放栖霞区全境的解放军部队是哪一支呢?

  据张志远老人回忆,正是他所在的34军从划子口渡过长江,登上了南京栖霞山下的南岸土地。渡江战役时他所在的部队“从划子口过江,就到了龙潭、栖霞山这一带。后来又接到命令,让我们转回来进南京城”。而老人的回忆也符合历史文献的记录。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纂的《渡江战役》一书里收录了一份1949年4月22日24时,粟裕和张震两位首长下达的“第8、第10兵团截歼南京地区逃敌的部署”。这份部署里也明确下令“第34军应积极设法从镇江、龙潭地区渡江南进”。

  “上述史料充分显示,渡江战役里整个东突击集团最西端的渡江登陆位置就是34军占领的栖霞、龙潭。”胡卓然说。而在1949年4月23日下午,下关因对岸船只此前被国民党军队搜走,我军大部队仍尚未从浦口渡江登陆。于是当天中午,栖霞成为南京南岸各区里首个全境解放的区。34军老战士郑文彬此前曾写有一份回忆录,他们渡江后在龙潭成功登陆后“首先占领了敌一、二线阵地”,敌人主力闻风而逃,“少数残兵败将”在龙潭成为解放军的俘虏。

  34军渡江后战场在汤山

  不仅龙潭一带,南京东部郊区的汤山(今为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等地,随后也成为第34军渡江后的战场。南京解放时担任34军101师302团3营排长的李学根接受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陈列展览部工作人员采访时回忆,他所在部队占领南京东郊的汤山以后,又进驻中山陵、灵谷寺。

  渡江战役时34军101师302团2营的李剑锋老人,此次接受纪念馆工作人员采访时同样回忆,渡江后他所在部队迅速进驻汤山的炮兵学校,而他所在的部队302团2营随后又前往南京当时几个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栖霞龙潭水泥厂担任厂区警备任务。

  而李剑锋老人参加解放南京时的上级、102师政委廖成美将军的回忆录里记述,第34军102师渡江后即直奔汤山,一举切断了京杭公路。随后,102师奉命率304团、306团开进南京东郊,在孝陵卫、马群一带集结,305团留守汤山、句容。

  据胡卓然介绍,根据上述史料和老战士口述,34军不仅是第一支渡江登上南岸栖霞、龙潭等地土地的解放军部队,4月23日南京解放当天,该军也陆续解放了南京城东部的栖霞、龙潭、汤山、孝陵卫、马群等地,并且有一部进驻中山陵灵谷寺,为南京地区的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

  通讯员 胡卓然

  南京晨报/爱南京见习记者 刘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