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 精彩江苏 > 正文

激战江浦,打开南京解放的大门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9-04-23 08:46:00

  2019年是南京解放70周年,很少有人知道,在渡江战役解放南京之前,在浦口大地上发生了一场举足轻重的战斗——“三浦战役”。“三浦战役”尽管只是恢宏的渡江战役画卷的一角,但对渡江战役的胜利、南京的解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卢斌

  南京浦口区供图

  “三浦战役” 对南京的解放 有重要意义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昨日上午,南京晨报记者来到浦口区求雨山,刚到山脚就看见山顶高耸的纪念碑,苍松翠柏掩映之下,纪念碑底座宽,上端窄,有点像风帆,又有点像利剑、火炬。按照碑文记载,纪念碑寓意江浦人民世代不忘革命先烈,秉承遗志,奋发进取,勇往直前。

  在纪念碑广场旁边,是求雨山文化名人馆,如今,这里已经成为江苏乃至全国独具特色的文化传统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群体名人纪念馆,是省、市、区文化建设的重要阵地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当时,这一块就是人民解放军第35军103师在城外的集结点。”从事档案工作多年的浦口区档案馆工会主席郭华林介绍,“三浦”即浦口、浦镇和江浦,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三浦”地区是国民党政府唯一一个位于长江北岸,并且重兵把守的军事据点。这里宛如国民党的一颗钉子,突兀地钉在江北。人民解放军要想解放全南京,就必须拔掉它。

  据浦口档案馆资料记载,解放“三浦”的重要任务,由人民解放军第35军负责。接到作战命令后,第35军立刻着手制定作战方案。根据敌人的布防情况,35军制订了先打江浦、浦镇,再直取浦口的作战方案。

  作为渡江战役的前奏和重要组成部分,“三浦战役”的主战场则在凤凰山。如今的凤凰山树木郁郁葱葱,山顶上矗立着古色古香的凤凰阁,早已看不出当年战争的遗迹。“你看,我们的正前方是凤凰大街,从这里看过去,可以俯瞰整个江浦县城。”郭华林站在凤凰阁前说。

  1949年4月20日晚9时,人民解放军第35军103师对县城发起总攻,直至21日凌晨,部队奉命几路同时突破,牺牲250多人,最终架云梯攻进县城,全歼敌人,约8时宣告江浦解放。4月22日,浦镇、浦口解放。

  激战3天,歼敌500多人,俘虏1000多人……“三浦战役”尽管只是恢宏的渡江战役画卷的一角,但对渡江战役的胜利、南京的解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三浦战役”顺利完成了渡江战役的前期任务,为解放南京扫清了外围障碍,清除了国民党军队盘踞在长江北岸的重要据点,加速了南京解放的进程。

  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在解放“三浦”革命斗争精神的鼓舞下,浦口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激发“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睿智干劲,继承先烈精神,为将浦口建设成为特色鲜明、产业发达、生态宜居、现代开放的“江北明珠”而努力奋斗。

  激战江浦,打开南京解放的大门!

  中共南京市浦口区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征集编纂的《激战江浦》,记述的主要就是举世闻名的渡江战役前战——“三浦战役”中攻打江浦县城的战斗史料。

  据记载:攻打江浦县城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35军103师,下辖307团、308团、309团。原307团团长王福堂讲述那段峥嵘岁月。

  “激战江浦,打开南京解放的大门!”王福堂于1982年7月3日,给党史征集领导小组的函称,1949年4月20日,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103师307团,奉命攻打江浦。当时,我是307团团长。

  103师下辖三个团,除我们307团外,还有308团和309团。在攻打江浦之前,师部经过多次侦察,弄清了情况,制定了攻城的作战方案:我们307团从城北担任主攻任务。309团在城西北角攻打求雨山和赵家山两个敌军据点。308团迂回到城南,准备堵击敌人突围逃跑。战斗打响之前,师部为了加强我们307团的攻城能力,又给配了几门山炮。我们的战斗部署是这样的:一营在城北担任主攻,一营三连为攻城突击连,三营在城东北角积极配合一营主攻;二营是全团的预备队。当天黄昏的时候,我们部队开始运动。接近敌人之后,开始是用炮火猛烈射击敌人的各种工事和碉堡。敌人依赖工事和碉堡,负隅顽抗。

  总攻的信号,是晚上九点发出的。当总攻信号腾空而起,顿时炮声枪声响彻江浦城里里外外,打得敌人手慌脚乱。

  江浦守敌有28军一个加强团,以及县保安大队。敌人防守能力很强,我们团激战几个小时,连续攻城四次,都没有成功,伤亡了四百余人。这样,更加激起了全团指战员对顽固敌人的仇恨。我们举行了战地团党委紧急会议,研究新的攻城方案。大家都说,我们伤亡这样大,一定要迅速攻下江浦城。

  会后,我和副团长刘金山到了一营三连,查问他们连还有多少人?连长张宪才同志回答说:“包括连排长一起,还有四十多人。”我就又问: “你们还能不能攻城?”我们本想把三连换下来,让另外一个连上去。但三连的干部战士浴血奋战,誓死不下火线。他们说:“我们一定要完成突击攻城任务。只要攻进城,就是全连个个都牺牲,我们也甘心。”看他们决心这样大,就没有换下他们。当场下达了新的攻城任务。我说:“天快亮了,给你们五分钟时间,重新做好攻城准备。”他们又迅速把梯子、炸药等都准备好。这时,我打电话告知团指挥所,叫他们通知三营,用最猛烈的炮火同时进攻,我和刘金山同志一起到三连突击登城。这次攻城,一举登上了城东北角,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我们乘胜前进,顺利占领有利地势,冲进县城,把敌人打得狼狈不堪,从南门突围而逃。我当即报告指挥部:江浦县城全部占领。师首长表示:你们全团积极追击敌人,留下少数人员处理伤员和牺牲的同志。

  4月21日上午,解放了江浦,我们没有来得及休息,只是部队简单地吃点饭,就向浦口方向继续进军。我们指战员的战斗情绪都非常高,大家兴高采烈地说:“这一下子就要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了。”

  我们于22日凌晨一点钟攻占了浦口,敌人还有舰艇在江中向我们射击,我们当即还击敌人。也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敌舰就消失了。天亮以后,我和团政委李永海同志,从浦口赶到浦镇,请示军政委何克希同志:我们如何渡江?他很严肃地说:“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找船、扎木排,准备渡江!”我和李永海同志回到了浦口,根据军首长的指示,立即派人找船只。不一会功夫,找到一只小舢板,能乘十余人。我亲自去看了船老大。他说:“你们是否想过江?”我说:“是的,你能帮忙吗?”他说:“好,我送你们过去!”在这紧要关头,我立即叫侦察班长杨守来同志,带领全班战士跟随舢板过江,到对岸下关找船只过来。

  下午5时整,侦察班的战士信心百倍地登上舢板,向江那边开去。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们焦急得很,很担心他们。等到深夜一点钟,杨守来同志搞到一只小火轮回到了浦口。我们高兴极了,问他下关有什么情况,他说光看见乱哄哄的。我立即上了小火轮,一看能乘一个连。于是,我决定一营先渡江,团部、二营、三营接着渡江。部队全部渡江以后,天已发亮了。这时已是4月23日清晨,我们在江边整顿了一下部队,迅速向城内推进。

  追寻历史足迹,重温那场“三浦战役”

  浦口档案馆的史料称,1949年4月20日15时55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发起了“三浦战役”,吹响了解放南京的号角。战役第一攻击的目标就是江浦县城。江浦城、黎村、回子营村、象山山顶、大马山顶、烟火墩、火龙山、新河口,全面布局。

  1949年4月20日18时人民解放军迫击炮阵地,火炮攻击江浦城内敌军军事目标,轰击城防工事以及求雨山,赵家山等城外敌据点。1949年4月20日20时爆破碉堡,突击并占领赵家山头,完成对求雨山的包围和牵制,扫除城北和城东北外围的雍家洼、汪家栗子山等据点,攻下“三步两庵”、闸口和龙王庙敌据点,进入新河口阵地。

  1949年4月20日21时,突击队攻向城头,外围攻击结束,攻城突击开始,几轮攻击仍受阻于城下。1949年4月21日3时,解放军攻打江浦县城时在城北赵家山阵地上向城内守敌开炮。发出最后攻击命令,攻城突击,外加炮兵、赵家山头的重机枪群及其他部队紧密配合。1949年4月21日8时,红旗插上江浦县城,江浦城宣告解放。

  1949年4月22日,浦镇、浦口全境解放。报载攻克江浦的消息。“三浦战役”中最激烈、最艰苦的战斗就是攻克江浦县城。这场战役也被载入浦口上世纪40年代有较大影响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