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 精彩江苏 > 正文

加密跨江通道,让天堑变通途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9-04-22 08:53:00

  2025年,江苏已建在建跨江桥隧将超过30座——

苏通大桥。 许丛军摄

  瞭 望

  “我省目前在建过江通道8座,其中沪通长江大桥和五峰山长江大桥两座世界级高铁桥梁将于年底实现合龙。”日前,由中国铁道学会、江苏省综合交通运输学会和南通市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高速铁路桥梁工程创新技术论坛上传出消息,对照“2025年已建在建跨江桥隧超过30座”的目标,我省在倒排时序进度、快速化推进的同时,已规划研究新一轮过江通道。

  打通中国沿海大通道

  长江之水奔腾不息,江面上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重大节点性工程、复合性通道——沪通长江大桥和五峰山长江大桥。今年年底,这两座高铁桥梁将实现合龙,标志着中国高速铁路大跨度桥梁的技术水平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沪通长江大桥是世界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五峰山长江大桥是世界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悬索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科协副主席何华武表示,中国高速铁路桥梁已形成设计、施工等成套技术,其中大跨度斜拉桥和悬索桥成套建造技术等位居世界前列。

  沪通长江大桥是沪通铁路、通苏嘉城际铁路、锡通高速公路共用过江通道,设计为上层6车道高速公路,下层4线铁路。位于江阴大桥下游45公里、苏通大桥上游40公里,北岸为南通,南岸为张家港。

  沪通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张贵忠说,2020年沪通大桥建成后,将进一步提高过江通道运输能力,完善区域交通运输结构,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国家战略中发挥重要支撑作用。

  沪通铁路是国家沿海铁路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总工程师高宗余说,以沪通大桥为咽喉的沪通铁路建成后,这条中国东部最便捷的铁路通道将沟通长三角与渤海湾、京津冀的联系。不只是南通将融入上海一小时都市圈,鲁东、苏北与上海、苏南、浙东地区间人员货物交流会更加密切,地区产业布局和发展更趋协调。

  五峰山长江大桥是连接连淮扬镇铁路和京沪高速公路南延的关键控制性工程,上游距润扬大桥35公里,下游距泰州大桥27公里。大桥上部为8车道高速公路,下部为4线高速铁路通道。

  作为江苏南北“中轴”交通枢纽上的重要节点,五峰山长江大桥将为大江两岸路网构筑起“脊梁”。中设设计集团交通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单宏伟说,连淮扬镇高铁建成之后,将通过五峰山大桥跨江,与沪宁城际铁路相连,并可接入京沪高铁。2020年整个工程完成后,扬州等地将融入上海1小时经济圈,连云港至南京将缩短至2小时左右、至上海将缩短至3小时左右。

  供给不足矛盾依然突出

  长江江苏段干流总长约430公里,占长江通航里程的1/7,承担了长江全线70%的货物运量。我省沿江八市以占全省近1/2的国土面积、3/5的人口,创造了全省80%的地区生产总值。

  长江是沿江城市横向联系的“黄金带”,也是南北之间的“阻隔带”。多年来,我省持续进行过江通道规划建设。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省铁路办主任陆永泉介绍,全省过江通道发展总体经历三个阶段: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起高速公路过江通道发展阶段;二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各方式过江通道独立发展阶段,规划多类型过江通道;三是综合性复合过江通道发展,2007年起江苏探索推进长江岸线的集约规划、环境资源的整合利用。截至当前,长江江苏段已列入国家规划的过江通道有36座。

  这36座过江通道中,现已建成14座。目前,在建的过江通道有沪通长江大桥、五峰山过江通道、南京长江五桥、和燕路过江通道、建宁西路过江通道、仙新路过江通道、龙潭过江通道和常泰过江通道等8座。

  一大批过江通道高质量建成通车,极大地促进了跨江融合发展。而随着我省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江运输需求增加迅猛,过江通道供给不足的矛盾仍然突出。

  陆永泉分析说,从过江通道间距看,部分区段内已建和在建的过江设施之间间距过大,布局亟待优化。比如,南京长江四桥-润扬大桥43公里、润扬大桥-五峰山过江通道37公里、泰州大桥-江阴大桥59公里、江阴大桥-沪通长江大桥51公里。按照研究,今后过江设施之间平均间距10公里左右才能较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要求。

  从供需情况看,已出现明显的过江交通瓶颈问题:一是铁路过江设施明显滞后;二是公路过江通道能力明显不足,十年来,公路过江交通量增加2倍,但通道能力仅增加1倍;三是城市道路过江通道服务水平低下。据预测,2035年全方式过江交通客货运量分别达到约630万人和840万吨,分别是现状客货运量的3倍和4倍。

  当前,苏南与苏中苏北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还很大。以2018年各设区市GDP数据为例,苏南五市GDP总量达5.4万亿元,苏中三市GDP总量为1.9万亿元,苏北五市GDP总量仅有2.1万亿元。通过加密、畅通过江通道,促进发展要素跨江快捷流动,缩小区域发展差距迫在眉睫。

  国家“十纵十横”综合运输通道中有“两纵两横”在江苏,其中,横向的沿东陇海通道与“一带一路”建设紧密相关,沿江通道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紧密相关,纵向的沿海通道、京沪通道则把这两大国家战略紧密联系起来。江苏省综合交通运输学会理事长史和平认为,加快过江通道建设,有利于加快构建内联外畅的综合交通“一张网”,这不仅将有力推动江苏跨江融合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而且将把“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这两大国家战略更好地衔接融合起来,助推长三角地区实现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提升过江通道复合性

  目前,我省把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作为全省全局性重点工作和“最迫切”的任务加以推进。针对过江通道突出短板,对照2025年已建在建超过30座的目标,我省正倒排时序进度,规模化开工,快速化推进。

  陆永泉透露,根据项目建设迫切性和前期工作进展,我省计划在“十三五”即2020年底前争取再开工4座,“十四五”即2021-2025年计划开工8座,“十五五”与“十六五”即2026-2035年计划开工11座。

  同时,我省已开展新一轮过江通道规划研究。结合《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沿江各设区市城市总体规划、江苏省城镇体系规划以及国家批复的其他相关规划,在充分考虑江苏跨江交通运输需求的基础上,我省已向国家有关部委上报了全省长江干线过江通道建设及规划情况的报告,初步考虑再新增9座左右的过江通道,完善3座通道功能。

  预计至2025年,我省已建和在建过江通道数量达30座,过江通道瓶颈基本缓解;至2035年,已建和在建过江通道数量达36座,过江通道平均间距由现状的31公里缩短到12公里,形成功能完善、安全可靠的过江通道系统,实现长江两岸区域间、城市间多通道、无障碍、一体化、便捷高效连接,促进宁镇扬、锡常泰、(沪)苏通经济板块紧密融合发展和江苏区域协调发展,较好地策应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实施。

  “按照构建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的总体要求,我省将统筹考虑铁路、公路、城市道路、城市轨道等不同功能的过江需求,发展多种运输方式共用过江通道和双层式公路过江通道,提升过江通道的复合性,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陆永泉表示,接下来还将探索过江通道筹融资模式、运营管理模式、养护管理技术的创新。

  本报记者 梅剑飞 实习生 双 爽